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三月中文 >> 山河盛宴 >> 第268章 上天梯

第268章 上天梯

丫鬟低头捡起,回房打开,嗅见清凉的药味,才怔怔落下泪来。

这边慧娘已经恢复了平静乃至柔弱的姿态,和文臻笑谈了几句,文臻又给她把了脉,把药方给她再调整一下,笑道:“再喝上七副,便要大好了。”

慧娘急忙称谢,文臻又道:“提醒一下夫人,即将大好之前,夫人应该会有一次大出血,排出许多血块,这是最后的排淤,夫人届时可千万不要惊慌,可千万别把我当刺客拿了,那我就冤枉了。”

两人便笑。一个笑得目光闪烁,暗暗打量,一个笑得微带暧昧,不以为然。

慧娘的妇科病,说是积郁所致,其实还有一个根子,像是因为突然小产后将养不利,留下了病根,文臻也是后来几次把脉中,渐渐发现的,这病不轻,如果不好好调养,是能要了命的。

只是不知道这寡居的女子,怎么就忽然小产了。和她私通的人是谁,想必是个很有意思的故事了。

如今这个最后排血块,就是个必经过程。

慧娘听见血块两字,心中却动了动,忽然问:“我若排那血块,是不是看起来十分凶险,是不是像……像妇人生产的那种凶险?”

文臻心中暗笑,道:“自然。看起来和妇人产后血崩很像。只是轻一些。所以才特意嘱咐夫人。”

慧娘又出一会神,忽然又道:“身为女子,三娘如此医术,令人艳羡。听闻三娘医术师承山野名家,自古医毒不分家,不知道三娘对毒术可知一二?”

文臻道:“略懂些。”

慧娘道:“请教三娘,如何让一个从不吃外食,不喝别人泡的茶水,也不接触他人,行事万分小心的人,中毒呢?”

文臻笑道:“自然是要选择让她不得不接触的时机。如果真的什么都不碰,那就得心狠点,拿自己作伐往往效果最好。毕竟,多疑者常死于疑嘛。”

“多疑者常死于疑……”慧娘喃喃重复一遍,不禁一笑,“这话真好。”

她似乎瞬间有了什么想法,目光闪亮,转身拉开抽屉,翻了翻,随即道:“玲珑!”

方才那个丫鬟急急应声赶来。

“你在我妆奁箱笼里,找到那个琉璃珠花来。”

那丫鬟应声去了,过了一会儿,端了个托盘,托盘上有个小盒子。

她经过庭前,遇到另一个丫鬟,她急忙行礼道姐姐好,那丫鬟却道:“别喊我姐姐,我已经被贬斥了。”

玲珑便苦笑,道:“贬斥完了没人用了,姐姐还会回去的。”

“说得也是,下次就轮到你了,便是你现在在她身边,我看还不如我们。”那丫鬟道,“这个珠子,她又要拿去害人了?”

玲珑停住脚:“什么?”

那丫鬟道:“这种珠花她多着呢,里头有翻转机关,装毒装粉装药装虫都可以。这样,”她比了个掰的手势,“掰一下,就换了一格。往往外头那一面没问题,掰过就有问题了。告诉你是让你防着一点,别哪天她叫你掰你就傻乎乎掰了。”

玲珑吸一口气,道:“我省得。”

那丫鬟又探头嗅了下,道:“现在这样儿是没问题的,我猜她等会儿用的时候,一定会顺手掰一下,把机关给打开了。”

玲珑点点头,知道这大丫鬟跟在夫人身边久,有些才能,前阵子因为夫人心绪不好被撵了出来,颇有些记恨。她也不多说,点点头走上台阶,正要掀开帘子,就听见里头慧娘道:“那丫头磨磨蹭蹭,拿个东西也要这半天!”语气轻飘飘的,玲珑却听出几分狞恶,激灵灵打个寒战,看看手上伤口,那药很好,只这一会儿已经收口了。

她停住,打开盒子,把珠子轻轻掰了一下,然后盖好盖子,进门去。

慧娘见她把东西拿来,眉开眼笑接在手里,取出珠花把玩一下,那是一朵水晶六瓣珠花,中间的珍珠圆润晶莹,慧娘将珠花递向文臻,道:“不值钱的小玩意,算做我给三娘的谢礼。”

文臻便笑着接了,两人又客气了几句,文臻便告辞。

慧娘看着她背影远去,轻笑一声,和玲珑道:“接下来有好戏看了。”

玲珑适时露出惊讶的表情。

“那个珠花,六片花瓣,藏五种宝贝,方才我已经把机关打开了,接下来就看咱们聪明能干的扈三娘,运气到底怎样了。”慧娘伸手拈一颗文臻做的陈皮梅,“不过我可不信她能逃过五种,偏偏碰上没毒的那个。”她忽然又怯怯一笑,“就算那个没毒,可也有乐子呢。”

玲珑沉默半晌,终于忍不住问:“夫人,扈三娘给您治病,你何必还下手呢?留着这么一个女医,对咱们也有好处呀。”

慧娘吃吃一笑,道:“你是在说我恩将仇报吗?是啊,我也很为难啊,怪不好意思的。可是我的身子,我的脉象,她都看过了,如果她看出了什么,你说我以后能睡得着吗?”

玲珑微微一颤,想起自家夫人去年的那些半夜私会,想起她忽然怀孕时自己等人的惊恐,想起小姐得知夫人怀孕时的愤怒以及后来引发的事件,不禁激灵灵打个寒战。

夫人当年为了前任家主的大业,委身于年纪老迈的临州郡尉,从而借兵驱逐了夺位的叔叔易勒石,灭掉了妄图争位的几位兄弟,之后前家主便把五禽军中的熊军拨在夫人名下,后来临州郡尉暴毙,夫人带着小姐回了西川,自此便过着公主般的日子,谁知道前任家主死了,新家主继位,传出要收回熊军的消息,夫人还没来得及拿出对策,小姐忽然发难,夺了熊军军权,把夫人撵出了益阳。

夫人当年对共济盟三当家有恩,便逃到灌县来,来了不久便小产了,之后便一直缠绵病榻。

至于小姐发难的原因,在夫人病重怒骂的那些日子里,她也听了个大概。夫人和人私通,珠胎暗结,这事不知怎的被小姐知道了,小姐还被人挑唆,说是夫人对她不满,不想让她继承熊军,想要生个弟弟,把家产和军队都给弟弟,小姐因此一急,便下了狠手……

易慧娘轻轻抚着小腹,想着已经失去的孩子,和那个更加狠心的孩子,唇角露出一丝娇怯的笑意,轻轻道:“既然我病好了,也是时候放出点消息,请我的好女儿来叙叙了……”

她笑得温婉,眼神却冷若静水。

玲珑垂着头,想着这豪门巨族的女子们,为了权欲,也可以这般母不是母,女不是女,但这又是何苦?军队也好,权力也好,争来了便又怎样?还有西川刺史想要收回,西川刺史不收回,朝廷也要收回,这么多的敌人……长川易听说也闹成乌眼鸡,最后呢?死了个干净!

她又打个寒战,不敢再往后想,想那么多做什么呢,也许在这些豪门贵妇的下场到来之前,自己早已先一步被折磨死了。

此刻她心中隐隐有着一丝庆幸——夫人如此恶毒,但方才她已经把珠子掰过了。

现在扈三娘拿到的是关闭了机关的珠花,不会有事,也算报了她赠药之恩了。

下山的索道上。

文臻拿着那珠花把玩着,想着先前慧娘递过珠花前,手指曾轻轻一捻,珠子发出极其细微的声响。

掰开机关是吗?

她笑了笑,手指轻轻用力,啪一声轻响,又掰回去了。

……

一晃又过了些日子。

小院里的人安安静静生活着,除了语言护卫大多又不见了,也不知道被搞事大佬燕绥又派到哪里搞事去了。

这些日子里食堂照样开,大锅饭照样摆,每天晚上有时候会有一点动静,但是那些夜半客不是撞到墙就是撞到檐,还总找不到小院大门在哪里。

这事情实在有些奇怪,毕竟小院门口有食堂,平常人来人往,谁都看见后头那院子院门好好地开着,但到了晚上,那门就不对了。

很多人从真正的门过,看见的是一截普通院墙,墙根上还有人撒尿留下的黄色斑点,都嫌恶地赶紧走开。

去夜探过半山小院的人,大多撞到头,回去之后意识不清,情绪暴躁,有一回还有人竟然拔刀杀了人。

渐渐就有传闻出来,说那飞流半山,因为少人去,后山深谷又埋了不少尸体,现在闹鬼了,大家碰到的,是鬼打墙。

如此一来,夜里小院也安静了。整座五峰山,在那扇诡秘的门前,终于低下头,展现了应有的识相和尊敬。

这段日子是平静的日子,是安稳的日子,这是半山小院诸人的共识,除了君颜和张洗马。

自从燕绥来了,两人的待遇一落千丈,燕绥称君颜是俘虏,俘虏不可以上桌,从此后他就只能抱着一个巴掌大的小碗委委屈屈在门槛上,一边吃一边看着另一个俘虏独享一桌。

燕大俘虏还说自己不过住杂物间,君颜怎么能住西间?叫君颜去和鸡们挤一挤。

还是君莫晓怜香惜玉,在鸡窝旁边搭了间小屋让君颜栖身,颜控且唯一不怕燕绥的君莫晓十分同情自己的本家,把那间小屋造得很是精美,引得隔壁的鸡总试图往里钻。君颜经常一觉醒来,胸口上蹲只鸡。

至于张洗马,惨遭失恋打击的年青大人,早已忘记了身外事务,把自己整天关在房里,吃什么,住什么,都是浮云,等伤渐渐好了,在能自如走动的第一天,他便要求下山。

还留在这里干什么?天天夜里看着他的女神和人私会吗?

文臻倒觉得他不必这么急,毕竟折子燕绥已经安排人送往天京,张洗马这个人证在路上如果出了波折反而不好。

燕绥却道无妨,改装绕道便行。文臻倒好奇他会给张洗马安排什么妆,结果一看,满脸麻子,满头癞子,比她自己恶心一百倍。

文臻严重怀疑是燕绥挟私报复。

张洗马自己居然接受度良好,没有说什么。文臻好奇地问燕绥何以说服洗马大人的,燕绥嗤笑一声道:“这种酸儒。任何事只要和他宣讲宣讲为国为民人间大义之类的,他就心甘情愿——这叫癞子?这叫光荣的印记!”

文臻哈哈哈一阵,笑殿下深知人性却不屑知。

为表对爱国爱民不惜己身的张洗马大人的敬意,她亲自送张洗马下山,燕绥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只好也跟着,张洗马一直情绪低落,走到半路,忽然转身,问文臻:“三娘。多谢你这些时日的照拂。如今我要走了,今日一别,再难相见,别的我也不问了,想必你自有打算。你……你能否告诉我,那夜夜浣发的少女,到底是谁,在哪里?”

文臻瞟燕绥一眼,笑眯眯地道:“倒也不是再难相见,说不定咱们很快就能再见呢。”

张洗马却没心思听她话里的深意,执拗地看着她。

“洗马大人,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而是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更善良啊。”

“我愿意接受一切结果。”

“但我不愿意。”文臻挥挥手,负责护送他的德语一把将张洗马扛了就走。

张洗马在德语的背上伸出尔康手:“你不能就这样让我带着一生遗憾下山啊啊啊啊——”

他忽然停住嘴。

山道上,燕绥站在文臻侧后一步,忽然伸手,慢慢揭下了她脸上一个疙瘩。

再揭一个,又一个。

文臻笑着偏头,说了句什么,燕绥摇摇头,手掌在文臻面上一拂,那些疙瘩便都不见了。

他再一抬手,抽走了文臻头上的簪子,黑发倾泻。

燕绥含笑,捞起一缕长发,在唇边轻轻一吻。

山道上,张洗马像一只木鸡,僵硬地扛在了德语的肩膀上。

好半晌,他忽然激烈地挣扎起来,德语险些扛不住让他栽下来。

“放我下来!我要打死他们,打死他们——”

“你做什么!安静!安静!”德语咆哮,“激动个啥!啊我说你激动个啥!自己有眼无珠,还怪人易容遮面吗!”

“告诉我他们是谁!”

“嘿嘿嘿,你自己算算,这朝堂上,还有谁这么恶劣,这么无耻,这么善于欺骗,这么……”德语忽然发现风向有点不对,可能会把语声往上刮,“……这么美貌!”

“……燕绥!文臻!”

……

送走张洗马,文臻便回去准备晚饭,十字坡食堂生意红火。文臻充分发挥了奸商的特质,打着免费的旗号,却经常推出诸如点心,小菜,各色调料,各色小吃,这些东西都不供应堂食,想吃,要么拿出市价很多倍的银子来买,要么拿上好的兽皮来换,要么提供一些老板娘想听的新鲜事儿。

这个新鲜事儿比较难以掌握,老板娘今天对四圣堂四圣的爱恨情仇八卦感兴趣,明天对传说中的大当家练功的地方有好奇,众人也不知道她到底喜欢听什么,就把知道的都聊一聊,聊到高兴了,老板娘随便拿出个什么,都好吃得打嘴巴不能丢。

今天的一个鲜奶香蕉派,引得众人抢食,然后七嘴八舌的,文臻便知道了今晚原定的守门队被撤回,据说换人守了。但又没人知道换了谁。

那就是夜间有贵客。

再一看场间,今天那些木讷黑衣人一个都没看见。

那就是四圣堂高级守卫被派下去守门并接人了。

来的是谁?

忽然隐约一阵梆子声响传来,众人一怔,齐齐住口,侧耳凝神听。

一旦安静下来,山间便只余了风声,方才的梆子声也便更清晰,仔细听并不是那单调的梆子,而是一种悠长又清脆的声音,那一声脆响长音从山脚下响起,有个雄浑的男声长声道:“上——天——梯——”

与此同时,四面四座山峰,也响起了这脆响声伴随着号子,“上——天——梯——”

那一声声不断往上,往上,在五峰间回荡。而四面峰顶之上,忽然响起了鼓声,鼓声沉厚咚咚,仿佛自九天雷霆生,四面黄昏薄云被震散,如飞絮缀了满山。

“上——天——梯。”

五声上天梯,不断地盘旋而上,众人沉默静听,仿佛也见人一拂衣衫,伴清风浮云,拾级而上,且登青云梯。而苍天之上起高台,见众生尘埃。

最后那五声上天梯,在五座峰顶汇聚,鼓声更急,雄浑苍凉。

文臻愕然环顾四周。

只看见众人仰起的脸,光芒熠熠。

喜欢山河盛宴请大家收藏:(www.cnsyhz.com)山河盛宴三月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山河盛宴最新章节 - 山河盛宴全文阅读 - 山河盛宴txt下载 - 天下归元的全部小说 - 山河盛宴 三月中文

猜你喜欢: 农门娇俏小厨娘世婚厨妃之王爷请纳妾古代试婚天芳[红楼]权臣之妻冷宫娘娘有喜啦如果你是菟丝花嫁偶天成王爷的吃货农家妃盛世国师青龙图腾嫡狂之最强医妃恶女从良美人上钩娇娇女的古代团宠生活丑媳多作怪帝妃临天纨绔世子妃扶摇皇后病娇毒妃狠绝色女户重生妖女策天下无双吾家娇女香溢天下
完本推荐: 死对头穿越后拉我做微商全文阅读巫山女全文阅读造作时光全文阅读快穿系统:宝贝,你认错人了全文阅读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全文阅读辟寒金全文阅读皇家小娇娘全文阅读繁花映晴空全文阅读全世界都在等我们掉马全文阅读嫁纨绔全文阅读(重生)竞剑之锋全文阅读他总是在撩我全文阅读异世邪君全文阅读异世情缘(GL)全文阅读女王,请踩我全文阅读酒神全文阅读奉子婚全文阅读朕家病夫很勾魂全文阅读Merlin!我是帽子?!全文阅读质女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嫁入豪门77天后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从1983开始快穿金牌女主在狩猎于休休的作妖日常栖梧潸潸映弦月药门仙医医妃惊世卡牌密室(重生)佛系少女不修仙婚后忽然得宠神医凰后造化之王霸总他又被离婚了诸天降临大逃杀盛唐小园丁病娇毒妃狠绝色我要做门阀原来我是仙二代清初情缘女主翻身做豪门重生八零:全能媳妇把钱赚我男主超甜足球之光穿到七年后我成了人生赢家一剑斩破九重天大府小事旺夫小哑妻魔妃独尊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山河盛宴最新章节手机版 - 山河盛宴全文阅读手机版 - 山河盛宴txt下载手机版 - 天下归元的全部小说 - 山河盛宴 三月中文移动版 - 三月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