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三月中文 >> 镜明花作 >> 3

肖宗镜一路走一路看,在齐州城绕了大半圈,到县衙的时候,天色已晚。

衙门口大门紧闭,冷风阵阵,尘沙堆积,灯笼也尚未点亮,黑漆空洞,更给人以阴森之感。

肖宗镜转了一圈就走了,找到离县衙最近的客栈,叫了几盘青菜,半壶茶,颇为优哉地吃了起来。

约莫半个时辰后,门口进来几个人。

店小二忙去招呼:“张捕头来了!”

张铨:“掌柜的呢?”

店小二:“小人这就去叫,马上就来。”

不多时,掌柜的从后面跑来,边跑边拜:“张捕头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张铨也不多说话,侧过身,让出后面两人,道:“掌柜的,这二位可是公孙大人的贵客,住在你这了,你好生接待着,万不可有丝毫怠慢。”

掌柜连连作揖:“一定一定。”一边催促店小二,“快收拾房间,备好酒菜!”

张铨又对谢瑾道:“大人,这客栈还是普通了些,其实公孙大人府上——”

“不必了。”谢瑾断然道,“这离衙门近,方便查案。”

张铨道:“是是,大人请放心,公孙大人已经吩咐过了,查案的事小的们一定全力配合。天色已晚,小的们不打扰大人休息了,这就告退了。”

张铨带着几个手下走了,谢瑾对掌柜道:“将酒菜送到房间。”

他们上楼许久,肖宗镜仍坐在原处,喝完了半壶茶,才结账离开。

角落里,一个不起眼的年轻人目送他离去,正是之前那名过路人。他穿着粗麻衣裳,戴着头巾扎着腰带,像是个伙计人的打扮。

店小二最先注意到他。

“小乙!”

年轻人笑道:“汤哥儿。”

“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都不知会一声!”

“来了很久了,见你在忙,就没叫你。”

汤哥儿无奈道:“没办法,来了两个当官的,一堆人忙里忙外,生怕出差错。”

小乙道:“瞧见了。”说着,从怀里掏出点碎银,“今日多赚了点,请你吃酒吧。”

汤哥儿登时开心起来。

他跟姜小乙认识刚刚两个月,据姜小乙自己说,他本是闽州人,一年前闽州被叛军占领,大量难民逃亡外地,他就是其中之一。他一路逃到齐州,在赌场里谋了个跑腿的差事,因为手脚麻利,性格又大方讨喜,短短时间内就交了不少朋友。

汤哥儿愉快道:“你等着,今日后厨剩了点腌肉,我去切点给你。”

“不用了,随便与你聊聊,刚刚那两位官差住到哪间房了?”

“自然最好的玄字房,原本是有住客的,掌柜的刚刚赔了银两给送走了。”

姜小乙想了想,又道:“看张捕头那点头哈腰的模样,这二人想必来头不小吧?”

“听口音像是北方人,具体也不清楚。”汤哥儿看看周围,压低身子小声道,“下午衙门口吵吵闹闹的,好像是有人来查太守家的案子了。”

“哦?”姜小乙心中暗忖,北方口音,那就是京官了,太守家的案子……姜小乙想起什么,眼神里不自觉流露出几分憎恨,口头又问:“他们要住多久?”

“也没说。哎,管他们作甚,跟我们又没关系。”

姜小乙笑道:“只是有点好奇罢了。”

姜小乙与汤哥儿道别,走出客栈,绕进后面一条胡同里。他早就熟悉了这一带地形,很快找到一处隐秘角落观察。

玄字房。

屋里亮着光,窗子半开。

正思索着,忽然一道黑影掠过,姜小乙连忙屏住呼吸,往暗处躲了躲。那黑影脚下功夫了得,一跃而起,在墙面上稍稍一垫,眨眼间便闪进三楼开窗的房间,轻盈得像只燕子。

姜小乙暗道:“好功夫。”随后又想到,“他们果然是一起的。”

肖宗镜翻进屋时,谢瑾和徐怀安正在吃饭。

更准确地说,是徐怀安正在伺候谢瑾用膳。谢小王爷侧身坐在桌旁,手持几份文案,吊着眼梢审阅着。

肖宗镜接过案宗,问道:“你们见到公孙德了?”

谢瑾道:“见到了,这官司本该是他亲自审理,但他说自己为了避嫌,让一个手下去审了。”

肖宗镜道:“你们都谈了什么?”

谢瑾冷哼一声,似是不愿回顾。肖宗镜看向徐怀安,徐怀安忙道:“哦,公孙大人一见刑部公文就开始哭,哭了足足一个半时辰,最后哭晕过去了。”

肖宗镜蹙眉:“哭晕过去了?什么都没说?”

徐怀安:“他说公孙阔是冤枉的,此案已结。不过大人,他可真能哭啊,我听得头痛欲裂,现在脑袋还迷糊着。”

谢瑾冷冷道:“这都是伎俩,我们来得突然,完全在他意料之外,他一时不知如何回应,只能行此缓兵之计。”

肖宗镜:“公孙阔呢?”

谢瑾:“说是受到惊吓生了病,昨日就启程回老家休养了。”

肖宗镜眉头一皱:“什么?”

谢瑾:“我已让他们连夜去追,明后天应该就可以回来了。”

肖宗镜心道此事应该没有那么简单,应是公孙德趁着假哭之时,派人去给公孙阔通风报信了。公孙阔一旦躲起来硬拖,齐州他们人生地不熟,行事怕是困难。

肖宗镜面色不变,继续翻阅堂审记录。

“这案子没有苦主?”

谢瑾道:“这对夫妻不是齐州本地人,都是外来的流民,在这无根无源。”

按照堂审记录,公孙阔坚称敏娘是个寡妇,与自己相互倾心,本欲喜结良缘,但其兄旬翰知道他是太守之子,想趁机敲一笔钱,敏娘不从,已经多次发生争执。

几日前,敏娘当街与旬翰发生争吵,公孙阔劝解无果,被旬翰打伤。后旬翰挟持了敏娘和她的两个孩子,带到城外破庙,威胁公孙阔带二百两黄金去赎人。公孙阔怕有意外,带了随从一同前往,旬翰被其阵势吓到,觉得逃脱无望,惊恐之下打翻油灯,引起大火。

一共三个人证,都是公孙阔带的随从,最后他只认了一个“打草惊蛇”之过错。

肖宗镜评价道:“真是一张跌宕起伏的供词。”

徐怀安:“如果按照郭振所说,公孙阔当街强/暴良家妇女,那应该还有其他证人才对。”

肖宗镜想到白天情形,说道:“公孙德在齐州根基颇深,民众心有畏惧,恐不敢多言……这样,明日我们依然分头行动,你们两个去衙门,我去案发地点看一看。”

深夜。

城北小巷。

有人踏着沉寂的月色,走进路口一间不起眼的房子里。

姜小乙反手锁上门。

屋子不大,到处堆满废纸,上面又是写又是画,看不清内容。

桌上的油灯照亮了旁边的木板床,上面躺着个百无聊赖的男子。

这男子三十岁上下,正靠着床头抽旱烟。他体型消瘦,眼眸细长,犹如飞燕,他面孔本还算英俊,可神色发虚,泪堂薄黑,双眼无神,看着就像是个肾虚气短纵欲无度之人。

见姜小乙进门,男子懒懒开口。

“这么晚,去哪了?”

“随便走走。”

男子打了个哈欠,道:“事情办得差不多了,明日将货送出去,拿钱了事。”

姜小乙:“明日我可能有点闲事要办。”

男子一双上挑的三白眼瞟过来,等了好一会,也不见姜小乙再往下说。

男子吞了口云雾,慢悠悠道:“你我认识也有段时日了,你不觉得咱们应该给彼此多一点信任吗?”他大剌剌地摊开手脚,拇指朝自己点了点,用一副堂而皇之的语气说道:“我达七可是个赤诚之人。”

姜小乙坐下,手指在桌面敲了敲,道:“先别说这个了,齐州驻军将领名册和城内地图你都整理好了吗?”

达七道:“那是自然,我何时误过正事。”说起这个,达七忍不住抱怨。“辛苦两个月,一人才一百两金子,连养鸟的钱都不够,真是亏大了。”

姜小乙:“你的生意做得太广了,专注在一处,开销就没有那么大。”

达七笑道:“错了,做我们这个,最重要的就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眼线自然越多越好。我没来过齐州,这次接下这个活,也是为了探探路子。”说着,长叹一口气。“不过这威虎军好歹也拿了十几个山头,竟如此寒酸。要说有钱,还是东边那个有钱,等有机会老子一定去狠赚他们一笔。”

姜小乙道:“青州军有钱,你做他们的生意,脑袋就得别在腰带上。这里钱是少,但好在安全,吃吃喝喝白赚钱,何乐不为。”

达七斜眼:“你莫岔开,今日究竟怎么回事?”

姜小乙也不隐瞒,道:“京师来了几个人,看起来有点本事。”

达七眼睛一眯:“哦?”姜小乙又道:“跟我们没关系,是来查那头猪的。”

公孙阔人如其名,矮胖圆硕,肥头大耳,比作猪也不为过。

达七放下心来,笑道:“官官相护,你指望什么呢?”

姜小乙琢磨道:“这几个人不一样……我看得出来。”

达七打量姜小乙道神情,缓道:“你想干什么?”

姜小乙不答,此时他脑中想的是另一件事。

当初他和达七以难民身份来到齐州,最初流落在城门口,也许是他伪装得太好,样子过于可怜,有个很漂亮,也很好心的女人,每日带着孩子出城拜佛,回来路过城门时,都会给他一张饼。

这女人便是敏娘。

他与他们一家成为了朋友,短暂相交。

姜小乙的思绪很快被面前放大的人脸打断,达七在他脸上吐了口烟,姜小乙本能嫌弃道:“真臭,离我远点!”

达七笑道:“你我现在可是流民,穷得饭都吃不起,还管香臭。”他一把揽过姜小乙的肩膀,意有所指道,“再说了,都是男人,爷们儿之间还讲究什么呀。”

姜小乙拨开他:“明日你先去交易,老地点等我两天,离开时别忘了把这里处理干净。”

达七重新靠回床上:“等你两天?那可要另算价钱。”

“你真是财迷心窍了!你说,要多少钱?”

“要不这样,我也不跟你要钱,你只要满足我一个小小的要求便好。”

“什么要求?”

达七歪着脑袋:“给我看一眼三清鼠的真面目……总行吧。”

姜小乙嘿嘿一笑,没有说话。

达七又道:“说实话,易容高手我见得多了,但能做到此等以假乱真之程度,甚至让女人生出喉结,改变声音的技法,我确是第一次碰到。”

姜小乙道:“谁告诉你我是女人的?”

达七自豪地拍拍胸膛:“不用谁告诉,这是你七爷看家的本事。”

姜小乙笑道:“你还是抽你的大烟吧。”转头收拾起东西来。

达七看着那背影,目光朦胧而考究。他与姜小乙认识以来,相处甚为融洽。他从前与人合作,多是一锤子买卖,只有姜小乙是一再搭伙,属实是此人投他的脾气。他对姜小乙的了解也不算多,只知他是闽州山区一座道观出来的,年纪虽不大,本事却不小,机灵敏锐,也颇有身手。最难得的,是他虽贪财,却也很重情义,且还带着些寻常江湖人没有的天真之感,令人喜爱。

达七笑了笑,道:“小乙。”

姜小乙回头,达七的面容淹没在飘渺的云雾中,声音也变得飘忽起来。

“虽说你的私事我管不着,但作为前辈,七爷还是提醒你一句。如今这世道,想做善事要慎之又慎,你可别为了那点恩情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姜小乙道:“放心,我不过是想见见他们,若能为敏娘一家报仇最好,就算不行,我也有自信安全脱身。”

达七淡淡道:“你年纪尚轻,见得不多,需知天外有天,一定要小心为上。还有,我们行走江湖,为的就是逍遥快活,自担祸福,最好莫与朝廷中人牵扯太多,否则泥潭深沼,到时想拔都拔不出来。”

姜小乙静了静,朝他一抱拳。

“多谢七爷提醒,我记下了。”

喜欢镜明花作请大家收藏:(www.cnsyhz.com)镜明花作三月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镜明花作最新章节 - 镜明花作全文阅读 - 镜明花作txt下载 - Twentine的全部小说 - 镜明花作 三月中文

猜你喜欢: 世嫁穿越之天雷一部凤凰台表哥万福春江花月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春风满青壁童养婿晟世青风王爷的吃货农家妃将军家的小娇娘救世主她才三岁半重生之嫡女祸妃妻为上家养小首辅外室吾家娇女卦妃天下猎户家的小娘子姜姬旧时燕飞帝王家穿越农家之妃惹王爷穿越后克死男主七个未婚妻医女狂炸天:万毒小魔妃念春归纨绔世子妃
完本推荐: 为所欲为全文阅读明明是个暗恋狂全文阅读心尖痣全文阅读快穿之大佬的心尖全文阅读大妆全文阅读夏至全文阅读坤宁全文阅读反派亲妈粉穿书后全文阅读请给我一个拥抱全文阅读我给前夫当婶婶全文阅读我成了虐文女主她亲哥全文阅读凡女仙葫全文阅读七零年代万元户全文阅读世婚全文阅读躁动全文阅读第一战场指挥官!全文阅读判官全文阅读北宋大丈夫全文阅读特别调查组[刑侦]全文阅读穿成影帝的作精小娇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万道龙皇低调为王深夜乐园完美世界之武魂天作不合联盟之从妖姬辅助开始我在超神学院开宝箱垂钓之神洪荒:开局挖了碧游宫我能看到所有BOSS掉落财神督促我当大佬穿成四个宠妹狂魔的弟弟从拒绝给小舅子买房开始九星之主我的师长冯天魁姑娘她戏多嘴甜盗墓:开局始皇陵沉睡五十年这就是个奇迹[红楼]公主自救手册娘娘偏要住冷宫我的1978小农庄信息全知者红楼之逆贼薛蟠平常人类的平凡生活大周仙吏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诸天大佬我有一群地球玩家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嘲讽成神人在方寸山,开局猴子走错门

镜明花作最新章节手机版 - 镜明花作全文阅读手机版 - 镜明花作txt下载手机版 - Twentine的全部小说 - 镜明花作 三月中文移动版 - 三月中文手机站